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登录

投稿

超威子企业拒不支付工程款 被指间接拖欠数农民工工资

   日期:2020-01-08     来源:财联社    编辑:查道坤 贾晓宁    浏览:1902    评论:0    
财联社(南京 记者 查道坤 贾晓宁)讯 给钱干活,这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规则之一,但是如今有企业在项目施工方干完活之后,却拖欠着工程款不支付。

据财联社记者独家了解到,港股上市企业超威动力(00951 HK)旗下企业池州超威电力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池州超威”)将5.98MW的光伏电站承包给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企业,随后又将工程分包给山东航禹能源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山东航禹能源)。

但是项目在完成并网之后,池州超威却拖欠工程款近1400万元拒不支付,目前承包方已经起诉了池州超威。

由于光伏电站项目大量基础工作需要农民工来完成,所以池州超威拖欠工程款,也间接导致了数十位农民工资将被拖欠。

拖欠近1400万元工程款

超威动力是一家主要从事铅酸动力电池相关业务的港股企业。主营铅酸动力电池、风能与太阳能发电配套储能电池及锂离子电池的生产及销售

根据财联社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2017年12月11日,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企业与池州超威签订了《池州超威电力有限企业5.98MW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EPC总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由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企业承包池州超威位于安徽池州市青阳县丁桥镇5.98MW光伏电站的项目施工。

合同采用项目EPC总承包合同,固定单价为5.39元每瓦,初步的总价款为3134万元。随后,在2017年12月27日,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企业将项目分包给了山东航禹能源,并签订了分包合同。这也意味着,山东航禹能源实质承包了池州超威的电站项目施工工程。

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方式为合同生效7日内支付合同总价款的20%。在组件、逆变器、支架等主要设备到场验收合同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价款的40%。同时扣除10%作为项目的质保金。

在并网发电验收合格后,支付项目方剩余40%即人民币12677280元,质量保证金在并网发电验收十二个月予以返还。同时,双方还就组成合同的文件、项目概述、合作内容、等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项目在2017年12月25日开工,施工项目于2018年8月16日并网发电投入使用。

后经双方确认,最终装机量为5767.74kWp,根据合同固定单价5.39元/瓦结算为31088118.30元。后因池州超威变更设计、增购二期用设备等原因,总计增加费用1189034.00元,合计工程款为32277152.6元。

然而,池州超威在分三次支付了近1900万元后,开始拖欠剩下的工程款,“剩下的近1400万元的工程款,对方池州超威的人说,就算企业被破产清算,也不会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山东航禹能源项目经理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说。

后经多次协商,在2018年12月25日施工方与池州超威签订了《超威池州项目付款协议》,根据该协议第3条规定,池州超威应当于2019年6月30日前支付质量保证金外的剩余款项,于2019年12月31日前支付项目质保金。

但是时至今日,已经进入了2020年,剩下的工程款依然未能支付,“到去年6月30日按照协议规定要支付七百多万,剩下的质保金就是8月份还清。但是他们是6月份款没付,8月份质保金也没付。”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说。

被指恶意拖欠不给钱

补充协议规定的日期到了,还是拖着不给钱。为此,施工方山东航禹能源多次前往安徽池州和浙江长兴的超威总部讨要工程款,但是都无功而返。

“时间到了,也找他们了,就是不给钱,并且今年也谈了大概有不下10次,大家的人也多次前往长兴,因为它项目地在安徽池州,但是他们的办公人员都在超威总部浙江长兴县,但是就不给钱。”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做了这么多年光伏电站项目,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拖欠工程款的企业,“他们是大的上市企业,一年营业额那么多,拖欠大家小企业这些工程款,对他们来说可能无所谓,但是对大家来说就是大资金,甚至能拖垮大家。”

明明项目已经并网发电,为何拒不支付余下的工程款?对此,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他们没有理由,就是不给钱,后来大家就在安徽青阳起诉他们,他们就找出一堆什么电站质量问题的理由来说明,但是问题是大家建设的电站是通过有关部门的验收的,验收通过了没有问题,现在说有质量问题,很显然是不成立的。”

在梁审龙看来,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恶意拖欠工程款,“恶意拖欠,然后以种种理由拖欠,也并网了,也付了一千七八百万,现在还欠近1400万不支付,但是现在大家一起诉,他说质量问题不行了,并且原先还有还款协议,他如果没有还款协议,你可以不承认,但是你有了还款协议还不实行确认金额,这就是恶意的。”

对此,财联社记者致电超威光伏项目负责人安华阳,询问超威项目欠款工程款原因,以及导致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将如何解决。对于双方欠款纠纷,安华阳表示超威电力与山东航禹能源的欠款纠纷,已经在12月20日在池州市青阳法院公开审理,第一次审理过程完全公开,建议记者到法院公告中查询相关结果以及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而对于因为拖欠工程款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没有做出回应。

农民工工资或将无法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被拖欠的近1400万元工程款,其中有一部分是数十位农民工的工资,这也意味着如果池州超威一直拖欠工程款,那么这些农民工工资也将被拖欠。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由于光伏电站起初很多基础工作需要聘用农民工来完成,“大家施工之初,陆续聘用了近100位当地的农民工,这些农民工工资是根据工程款进度来支付,目前工程款没有支付完成,很多农民工工资也没有办法支付,超威其实间接拖欠了农民工工资。”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说。

为此,在1月6日,部分被拖欠的农民工前往浙江长兴的超威集团总部索要工资。

据前往现场的农民工李飞鹏发给财联社记者的文字表示:由于超威欠款实在时间太长,迫不得已1月6号上午11点,我和其他3个农民工一起到超威集团大门口马路对面拉开横幅讨要工资,不到一分钟左右保安及超威工作人员上前阻止拉扯,并没收横幅。十分钟后长兴县画溪派出所警察赶至现场将大家四人带上警车拉至画溪派出所,超威人员安华阳和阮容自行去所里协助调查。

虽然农民工代表前往超威总部讨要工资,但是结果却是不了了之,“大家去配合调查了一天,晚上被放了,但是也没有人告诉大家,大家被拖欠的工资该如何解决。马上过年了,拿不到钱,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家过年,有的工友都不打算回家过年了,因为没钱。”李飞鹏对财联社记者说。

据财联社记者从山东航禹能源了解到,目前被拖欠的近1400万元工程款,有105万元是农民工工资。

对于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如何解决,梁审龙对财联社记者说,“现在解决不了,大家垫不起钱了,只有超威尽快把工程款支付了,大家才能第一时间解决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其实也是超威间接拖欠了农民工工资。”

需要说明的是,国家层面对农民工工资多次要求严禁拖欠,并且李总理总理也多次发声要求严查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禁止拖欠农民工工资。

同时,国务院总理李总理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

对于上述条例,司法部立法三局局长王振江在会上说,条例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法律责任作出了明确规定。按照条例规定,对违反规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实行;逾期不支付的,向劳动者加付应付金额50%以上、100%以下的赔偿金;涉嫌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及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对此,律师黄剑峰对财联社记者说,“农民工工资,国家层面已经三令五申,禁止拖欠,并且国务院已经形成有法律效应的条例,此时有关企业拖欠工程款导致间接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与国家层面的规定背道而驰,性质非常恶劣。”

对于此事,财联社记者将会持续关注。
 
标签: 光伏 超威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资讯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深耕光伏十余年,全系列产品入围国家工信部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录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  关于大家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大家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